当前位置: 科普 - 科学史上的今天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写在LSD致幻剂发现81周年之际

来源:颗粒在线 417 2019-11-16

有一种致幻剂,少量的服食下去,会发现自己进入了一种令人愉快的麻醉状态,想象力突然变得丰富,对周围世界的感知也发生了变化。

眼前出现了一系列活动的图像,具有万花筒般的鲜艳色彩,那些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了的物体突然变得生动起来,桌椅板凳都似乎有了生命,听到的每个声音都像是投在平静水面上的一颗石子,让眼前这些奇妙的色彩产生一圈圈涟漪。

一位未曾透露姓名的女插画师服用了致幻剂后的连续自画像

这种美妙的境界,就来源于是 LSD(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中文学名“麦角酸二乙酰胺”)。

1938年11月16日,瑞士化学博士艾伯特·霍夫曼在进行一项有关于麦角碱类复合物的大型研究计划时,无意中将原本分装在两支试管中的溶液混合在一起,结果发生了神奇的反应,一种完全不同的物质被合成了出来,它无色、无嗅、无味,就像清澈的纯水,这就是LSD。

艾伯特·霍夫曼,1906.1.11-2008.4.29

但直到1943年4月16日,霍夫曼在实验室工作时不小心将一些LSD药粉洒到了手上,随后他很快出现迷幻状态,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后这种状态才渐渐消失。

三天后,霍夫曼有意服食了250微克LSD,随后与助手骑自行车回家,骑车途中药性发作,因为博士服用的剂量过大,他的思维完全紊乱,话也说不完整,感到天旋地转仿佛被一面面哈哈镜包围了,周围的景物完全变了形。

他还以为自己一直停留在原地,无法动弹,可是在一起的助手却回忆说当时他骑得飞快,回到家中后症状越发厉害,房间里所有的物体都变成了可怕的怪物,博士觉得自己快疯了,仿佛看到自己的灵魂离开了肉体悬浮在空中,甚至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害怕自己永远变成了一个疯子,幸好第二天一早醒来却发现一切正常,LSD没有留下什么副作用。

这段自行车之旅,在LSD风行的六十年代变得极其出名,有好几首以“自行车”命名的歌曲就以这件事为创作背景,著名乐队“Queen”的“bicycle race”便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

自LSD被霍夫曼发现后,便很快被欧洲的心理学家们用来研究人脑的病变过程以及用在心理治疗中作为辅助药物,基本局限在实验室范围。

后来得以大规模流行,开启这个潘多拉魔盒的便是大名鼎鼎,或说是臭名昭著的CIA(美国中央情报局)介入了LSD的开发研究。

CIA(美国中央情报局)

这段故事要追溯回二战期间,美军情报部门就开始着手研究思维控制类化学武器。

1942年春天,美军招集了六名神经生理学领域的一流专家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目的是想发明一种犯人吃了就会不打自招的”审讯药”。

在试验了大麻和海洛因等多种神经性药物后,他们提纯了大麻中的有效成分,并取名为“诚实药”。

但后续实验表明,虽然适量的诚实药会让受试者产生强烈的倾诉欲,却不能服用过量,否则受试者会彻底懵掉,说不出话来,这个度很难控制,因此药物的实用性很低。

二战结束后,美军的“战略情报部”更名为中情局,因为冷战的需要,对神经武器的研究力度更大了,特别成立了一个相对独立的部门,开始实施“bluebird"计划,秘密雇用了一批前纳粹医生,全盘移植了这些战犯从前以集中营犯人为对象而进行的所谓科学研究。

“蓝鸟”计划很快更名为“洋蓟”(artichoke),开始研究可卡因和海洛因等会让人生理成瘾的硬毒品。

科学家打算把海洛因当作”反向审讯药”来使用,也就是说先让受试者对海洛因成瘾,然后突然停药,受试者便陷入痛苦不堪,只有任人摆布,这种流氓做法有个隐讳的代号“冷火鸡”(cold turkey),后来作为一种最强硬的戒毒方法名称,甲壳虫乐队有首同名歌曲就说的这个。

可以想象,对神经武器这么感兴趣的CIA怎么可能放过LSD。

初步试验证明LSD能让人放松警惕性,在辅助审讯方面很有前途。

据一份绝密报告,CIA曾经给一个名美军高级官员服用LSD,结果他供出了军方的一个顶级秘密。更妙的是药劲过去后他对自己的行为完全失去了记忆。

不过进一步试验却发现LSD会引发试验对象产生妄想症,所招供的内容十有八九不是真的。

出自美国军方服用致幻剂后的9幅图实验

于是CIA的科学家们建议把LSD作为“抗审讯药”来使用。他们设想让所有卧底特工每人携带一点LSD,一旦暴露被俘就服下,然后就可以放心地开始胡说八道。

当时美国科学界的共识是LSD可以让服用者暂时变成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所以可以作为研究精神分裂症的工具药物。

但CIA却认为LSD似乎最好的冷战药物,除了当抗审讯药来使用,他们还计划给敌对国家的领导人或者任何持不同政见的公众人物下毒,让他们在公开场合出丑,计划中的下毒对象包括卡斯特罗和埃及总统纳赛尔。

但是CIA很快发现,不同场合服用对药效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影响,必须在非实验状态下进行大规模人体试验才能找出规律。

首先的实验对象是监狱犯人和医院的病人,后来又拿现役军人和在校大学生做实验,描述服毒状态的一个新词“幻游”就是源自美国陆军的LSD研究人员。

再后来,CIA竟然拿自己人开刀,不预先通知就对内部工作人员下药,然后观察他们在各种场合下的表现。有一年的CIA内部圣诞派对上大家集体吃药!

大规模的研究当然需要大量高纯度LSD,在CIA解密文件中发现一张CIA高管签署的便条,批准从瑞士桑多斯公司购买10公斤LSD,这个数量可以供1亿人每人发疯一次,桑多斯公司根本无力生产这么大剂量,于是CIA授意美国的一家大制药厂“伊莱利利”开始研制量产方法,这为日后LSD的大规模流行提供了来源。

与此同时,不少有权或有钱的人士认为LSD具有解放思想的作用,抱着给人类指点迷津的想法,从1950年代初开始就以宗教般的狂热向美加地区所有感兴趣的人散发LSD,而且完全免费,这直接导致了其在民间的广泛流行。

第一批接受LSD的民间人士里就有《美丽新世界》的作者赫胥黎。

赫胥黎很早就对心灵控制术感兴趣,在食用了提取自南美仙人掌的致幻剂后完成了著名的《知觉之门》一书,在书中阐述了一种全新的心理学理论。

这种理论认为人的神经系统并不是知觉的来源,它只不过是一扇起过滤作用的门,挡住了真正庞大的知觉世界。

某些致幻剂能把这扇门打开,让人们看到一个全新的更加广阔的真实世界。

此书后来影响了很多文艺青年,迷幻摇滚乐队“大门”的名字即来源于此。

食用了LSD后,赫胥黎和英国心理医生汉弗莱合作开始了对LSD的心理治疗潜力的研究。

他们认为LSD具有“意识显现”的作用,可以挣脱多年世俗生活所养成的思维定势,还会产生“联觉”,易受暗示,所以服药时的环境会影响效果。

因此在汉弗莱的诊所里,医生经常自己也服用少量LSD,和病人一起进入状态,使对方产生安全感,用催眠式的语言鼓励病人去想象美好的事物。

其实这种治疗方法并不是新事物,土著部落的巫师,还有古代西方的宗教仪式里都很流行,直到公元4世纪基督教的盛行后,这种仪式被禁止了,因为这与西方人对“理性”与“秩序”的追求相悖。

但在18世纪后期,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对过度理性的批判在知识分子中产生,巴黎的“印度大麻俱乐部”成员里就包括波德莱尔、大仲马、巴尔扎克等著名作家。

而1960的美国,电影明星加利格兰特、杰克尼科尔森、彼得方达,几乎所有的垮掉派诗人和爵士乐演奏家都曾经服用过LSD。

1950年代的时候,艺术家圈子里最流行的毒品是大麻,LSD罕为人知。

但到了1960年代,一个离经叛道的哈佛心理学教授蒂莫西.利里在接触过LSD后,开始以哈佛教授的名义广泛邀请各界名人到家里服用,其中包括一个叫玛丽平肖的画家,她丈夫是美国中情局的高级官员,通过这层关系,肯尼迪总统也服用过蒂莫西提供的LSD。

在肯尼迪被刺后不到一年,平肖也被谋杀,她的一本日记也神秘失踪。

因为蒂莫西这种只宣扬LSD好处,却对危害只字不提的行为令哈佛不满,哈佛首先开除了他的合作者,成为哈佛开除的第一位老师,随后又开除了蒂莫西,但亿万富翁威廉希区柯克(跟那个大导演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提供了自己在纽约附近的庄园作为他们的LSD研究中心,纽约各界名人纷至沓来,蒂莫西依靠LSD进入了上流社会,并娶了一个漂亮的瑞典模特作为第三任妻子,后来那个模特改嫁,生下了乌玛瑟曼。

正是蒂莫西的大力提倡,让LSD变成了社会文化乃至整个时代观念的颠覆者,最先是一批文学家的介入和痴迷,如凯鲁亚克,艾伦金斯堡等,后来又有流行音乐届的代表人物对它的依赖和信奉,他们来自披头士、滚石、感恩而死等著名乐队,及至后嬉皮时代部分人试图摆脱药物,开始寻求LSD之外的精神指导......


注射安慰剂(上)和致幻剂LSD后大脑的活度对比

LSD按质量而言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强烈的精神药品之一。

从试验者的体验和药物学方法(例如受体结合实验)都发现LSD比光盖伞素和光盖伞辛要强100倍,比墨斯卡林强4000倍。

LSD的剂量以微克为单位,相对而言几乎所有其他的药品和毒品都以毫克为单位。

通常LSD的致幻剂量为25μg,且其药效随剂量增加而显著加强。

90年代末,美国缉毒警察缴获的LSD每支大约20-80μg;60年代时也有300μg以上的。常用LSD的人的可达剂量为1200μg,但是如此高的剂量可能会产生不愉快的生理、心理反应。

LSD的致死剂量(LD50)为200-1000μg/kg体重,但迄今为止尚未有LSD过量致死的报道。

有一个可疑LSD过量致死的报道,死者用静脉注射的方法使用了三分之一克的LSD(即330mg,330,000μg)。这相当于3000倍的通常口服剂量。

LSD在世界各国都普遍被认为是一种危害甚大的毒品而加以严厉查禁。

在全球大多数国家中,尤其是欧美等发达国家,如美国、加拿大海关明令禁止携带含有海洛因(Heroin)、可卡因(Cocaine)、大麻(Marijuana)、LSD(一种强烈致幻剂)等麻醉精神类药物、镇定剂、安眠药、兴奋剂、抗抑郁剂、抗癫痫药和一些易被犯罪分子滥用的药物。

中国人喜欢出国旅游或学习,入关时常常会随身携带一些中成药(中药材)用来保健或治疗,但却因此发生不少惨痛的先例,轻者被禁止入境,更有甚者仅仅因为带了几包药而坐牢。

来自浙江的吴先生帮在美国洛杉矶的朋友俞女士带了16瓶复方甘草片,在洛杉矶机场入关时,药品被海关发现,吴先生当即被戴上手铐收监。

俞小姐马上找来律师,在沟通了十多个小时后,美国警方将吴先生和同行的12岁女儿即刻遣返回国,并告知今后五年内他们被禁止入境美国......

复方甘草片为镇咳祛痰类药品,在中国只是众多中成药的一种,怎么成了违禁药呢?很抱歉,美国海关是不会搞错的......因为复方甘草片里含有的可卡因属于违禁品。入境警方有理由怀疑你携带这些药物用于提取毒品。

那么,究竟哪些中药品被欧美多国严禁携带入境的呢?

1、麻黄碱类,如:麝香追风膏、太极急支糖浆、同仁大活络丸、复方川贝止咳糖浆、斯斯感冒胶囊、千柏鼻炎片、柴连口服液、白加黑、康泰克……

2、士的宁类,如:骨刺胶囊、关节炎膏、跌打万花油、风湿关节炎片、颈腰康胶囊、胃尔康片、腰痛宁胶囊……


3、吗啡类,如:肠胃宁片、咳喘宁颗粒、克咳胶囊、小儿止泻灵颗粒、咳速停糖浆……


请记住,永远不要带着它们上飞机出国。

现实生活中,LSD 不仅像其它毒品一样让人飘飘欲仙,它还被当做是某些脑力劳动者的灵感来源。

据媒体报道称,吸食 LSD 在硅谷这种高科技产业区十分常见,尤其是当吸食少量 LSD(注意是少量,非常少的量)时,大脑会高速运转、创意爆棚、精力无极限,简直比脉动还要脉动。

CNN 曾转述一位思科公司员工的话,“我有次在一个工作问题上卡了一个多月,之后我吸食了一点 LSD,茅塞顿开”。

就连苹果的乔布斯都说过吸食 LSD 是他做过最重要的事之一。

虽然这些听起来似乎都很美好,但是在文末还是要告诫大家,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注明:文中部分内容参考百度词条——LSD,图片均来源于网络,特此声明,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删除。

标签: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颗粒在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颗粒在线,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获本网授权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颗粒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凡注明"来源:xxx(非颗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COPYRIGHT 颗粒在线KELI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9007105号-1 | 京公安备案 11010802028486号